家族微信群的那些事:“跟帖女王”逻辑多

  “跟帖女王”逻辑多

  这大概就是目前典型的中国家族的样子,大部分时间风平浪静,平静的水面下则暗流汹涌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  老妈从老家来北京快半年了,居然一次也没抱怨新生活无聊,毕竟她每天的活动范围一般是小区方圆两公里,主业则是买菜、做饭兼散步。

  这可跟10年前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  我读高三时,爸妈在学校旁边租了个房子陪读,学校离家不过六七十公里,但老妈就是莫名其妙地想家。她也说不上来到底在惦记啥,但就是待着难受。每天去附近的新华书店翻书、去中心广场遛弯、偶尔去亲戚家串门,全都解不了闷儿。

  好容易熬了9个月到我高考结束,老妈如大赦一般,憋了大半年的气儿终于又喘匀了。

  然而,今年年初老妈来京跟我做伴,生活比陪读时还清闲,但竟然不念叨着想家了?

  “这不是有聊天群吗,感觉好像没离开似的。”老妈来京后,在家族微信群里的活跃度顿时直线上升。

  网友们对“家族微信群”这个神奇的存在有颇多微词,据说它跟“过年时的亲戚”有一拼,还说它还是中老年养生谣言、冒牌名人名言、励志鸡汤的高发地段。所幸上述头衔在这个家族群都用不上,这里更像是个搞笑视频和段子的集散地。自打来京后,每当有人在群里发了一段笑话或视频,老妈必定第一个回复:“哈哈。”有时候还配一个挤眉弄眼的胖娃娃表情包以示重视。

  在几乎没有熟人的新环境,家族微信群就成了老妈对外交流的主阵地。可聊得太多了:北京的小吃让人瞧不上,蔬菜水果又贵又没味儿;小区人行道上的狗屎永远层出不穷,走起路来战战兢兢……

  只往外传播信息显然是不够的,老妈虽离家几百公里,却还一直关注着老家县城的一举一动,这操心的样子略有县长的派头:大到县一中今年的高考成绩,小到老城区地标雕塑的变化,远到县城的几年规划,近到我外甥、外甥女的中考志愿……她参与群里所有话题的讨论,俨然成了“跟帖女王”。

  除了闲谈,老妈还能顺便在群里了解几个姨妈和舅舅家的动态。这个不足30人的小群,有个“一键召唤维修工”的功能:谁家的电路出了问题,在群里@表哥A;网络出了毛病,@表哥B;若有个头疼脑热,@小舅……大家懒得加好友私聊,微信群有时候就化身直播间,比如承包了小舅家装修工程的表哥A,隔三差五就在群里图文并茂地更新一下装修进度。

  如同现实中其他中国家族的样子,我的家族群在线上风平浪静,实则暗流汹涌。外甥C今年高考连本科线都没达到,表哥D离了婚心情郁闷,姨夫E重病数月危在旦夕……这些不愉快的事情,在群里全都看不见踪影。就像这个微信群的名字“阖家欢乐”一样,出现在手机屏幕上的,永远是让人愉快的、起码是不好不坏的消息。

  而表姐E做代购生意兴隆,外甥F被某名牌中学录取……这些消息在群里同样悄无声息。过日子,永远是几家欢喜几家愁。过得好的,不张牙舞爪地给人添堵;过得不好的,大家私底下安慰。

  这个小小的聊天群,让离乡的人仍然感觉跟家乡气息相通,不觉得隔阂或陌生。

  今年春节我没在家,错过了一年一度的聚会,而这往往是全家人的高光时刻,也是家族群的“线下版本”――上至年届八十的大姨夫、下到刚满周岁的小外甥,男女老少三十几口人齐聚一堂,小孩子们追逐玩闹,大人们饮酒斟茶扯闲篇。

  虽然没参加聚会,但又好像没有错过太多,老妈及时拍了聚会照片发在聊天群里,就像她以往拍的所有照片一样不讲究背景、构图和光线。餐桌上杯盘狼藉,被拍到的人们有闭眼的、玩手机的、表情“狰狞”的……还好,都还是熟悉的样子,王中王铁算盘开奖结果

  和群里的大部分聊天内容一样,这种聚会没什么实质内容,但就是让人觉得亲切――姥姥的7个子女,各自开枝散叶,却又彼此扶助、不离不弃,一起走过最艰难的时光,如今过着在县城还算安逸的生活。

  跟我一样,这些闲聊也让离乡的老妈感觉到跟老家的联系,也就感到安心。

  李二丫 来源:中国青年报